被爱人被抓
当前位置:首页 - 奇幻 >

韦潞剪纸 :人体系列

2020-02-12来源:数码网


《炽风》 剪纸 78.2X55.2CM 2013年



情感的速写

——探索剪纸的情感表达方式

 

韦潞

 

来自生活中的各种感受,往往会引起情感的波动,当情感积聚到一定程度时,艺术家就会在脑海中将其转化为造型语言,而不同的感受会带来不同的造型形式。寻找适合自己情感特点的“这一个”造型语言,是造就艺术个性的关键因素。探索剪纸创作的情感形式化问题,是本文题中之义。


对我而言,剪纸是最直接也最快捷的表现形式,适合把我脑海中的画面归纳成最简练的形象,能迅速记录感觉中稍纵即逝的微妙和生动,表达出充盈于脑海快要满泻的情感,传递着内心渴望表达而又无法用语言文字说明的东西。它就像内心情感的速写,这就是我做剪纸的初衷。


当我精神专注地在纸上剪下第一刀,脑海中就会不断浮现新的画面,无法抑制的想象力得到了通畅的渠道,倾泻而出,乃至心手一致。那种快乐无法言喻。创作时,脑海中储存的各种情感记忆会如潮水般涌现,正在剪的一幅作品常常会引发出下一张作品。我习惯于不起草稿而直接在纸上剪,没有复杂的过程,没有反复的修改,一下剪就直奔自己最想要的造型,过程迅速而短暂,仿佛发自本能。其实这里面又都包含了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元素:整体与局部的关系、色彩与造型的关系、画面的焦点、虚与实等等。当思绪追逐着线条,在形体的河流中穿梭,手中的剪刀仿佛自己在游走,一旦完成,作品便有了独立的生命,行云流水般的痕迹,记录下当时思绪中最令自己动心的点点滴滴。



《红日 》剪纸110x79cm 1997年



《红河》 剪纸 110x79cm 1997年



《红》 剪纸79x54CM 1997年



《梦》 剪纸 110x79cm 1997年


人体是我喜爱表现的题材,复杂微妙的造型与肢体动作胜过了千言万语。而剪纸与不同的人体动态和造型手法的结合,又让我便于表达内心的不同情绪。对剪纸这种形式和对人体题材的偏好,源于我童年的体验。那时,剪纸是我最喜欢的游戏,手执剪刀在纸上游走,脑海里想着要表达的形体,剪到哪都是自己最想要的,跟画笔一样流畅好用,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愉快。小时候个子矮小,走在路上,视线只到大人的腰部以下,印象中满眼都是大人的手和脚,往往看到一双漂亮的手或一对漂亮的脚,才会仰头看看手脚的主人是什么样子,在我眼里,手指脚趾的动态比人脸部的表情更有吸引力。从那时起,人体就是我感兴趣的表现对象,尤其是手脚部分,表情丰富,引人入胜。成年后,我的兴趣从单纯表现人体的造型,发展为把不同的情感提炼成不同的人体动态和造型手法表现出来。这时已从简单的游戏转变为作品,多了一分冷静与推敲,更注重加强对造型的控制能力。


剪纸基本上是由平面色块组成,因而会把视觉的注意力引向色块的边缘,也就是人体造型的外轮廓,其动态节奏和体积感是靠外轮廓线的微妙变化来表现的。人体造型的外轮廓要有大的节奏,还要配上精彩的局部,二者如何平衡,是剪纸过程中要着重探讨的。在一张作品中,大团块的躯体强烈扭动形成大节奏,表情丰富的手指脚趾就是精彩的细节。人体的外轮廓要强烈,曲直方圆对比要明快,而到局部手腕、脚腕的细微起伏,每根手指脚趾朝向的不同,指头造型的微妙变化,都是用心的重点,很多时候,手指脚趾往往会成为画面的焦点。我认为,剪纸的本质是通过外轮廓线去造型,线的表现有其独特之处,它的变化是根据人体动态结构来变,而造型的曲直弧度还会决定剪刀在纸上游走的速度,运刀速度的快慢又会形成不同味道的轮廓线。



《清风之四》 剪纸 120x84cm 1997年



《清风之六》 剪纸 120x84cm 1997年



《清风之二》剪纸 120x84cm 1997年


《莲心》 剪纸 110X79CM 1997年


每一幅剪纸都记载着不同的情感,生活中的丝丝感受化成一个个形态各异的剪纸造型,不同感受带来的情感变化会引发造型语言的变化。这种真情流露引起的改变,也许相对于刻意的变化会更为自然动人,可能这就是创作的纯粹性和迷人之处吧。我创作时完全凭借想象,这种想象源于日常生活的感受,但又没有具体对象的束缚,可以表达得更自由。做《清风》系列时,我的心情非常平静舒畅,脑海中萦绕着蓝色的海水、清凉的海风、白色的细沙滩,生活如此美丽。为了把这种感觉表现出来,我特意剪了一组柔和优美的人体,造型较贴近现实生活中的人体,还为每个人物设计了不同的发型和精致的手指、脚趾,色彩则选择蓝色与白色的搭配。下剪时特意放慢速度,但又要尽量保持运刀的流畅,这样能让造型柔和而不失张力。做完《清风》后,我心中有一种全速前冲的冲动,要粗犷直硬的造型和稍大的尺幅才能适合当时心情的表达。于是又做了一组两米左右的黑白作品,造型倾向于非洲原始艺术的彪悍,强烈的动态,夸张的手脚,如《沉思》、《欢乐》、《自在》都是在这一状态下完成的。剪这批作品的时候,速度很快,把以前用的普通的剪刀换成裁衣服的大剪,如同大笔画大画一般,不假思索,一气呵成,让内心的冲动带动着手,像快舟破浪般酣畅淋漓。当时工作空间狭窄,不能把纸全部展开,只能剪一部分卷起一部分,但胸有全局,完成后的效果和预想的一样。当我剪了很多单人体的作品后,又产生了新的想法,觉得单人体还不足以表达我无法抑制的想象力,于是又剪了一批略带荒诞感的作品。如《微风》、《红河》,局部是正常的人体部分,整个画面组合却是不合常理的。《微风》这件作品出于这样的想法:一瓶花,当有人观看时只是一瓶普通之花,一旦无人注意,或许会长出手脚舞蹈狂欢,那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欢乐世界。于是我创作了这样的画面:许多只手像花束一般插在花瓶里绽放,姿态各异,手指的微妙动作好似轻风拂过的花瓣在微微颤动,花瓶幻化为人的下半身,两只脚是瓶底,整瓶花仿佛是活蹦乱跳的生物。《红河》则是把人体各部分打散、重构,大团快的躯干,几组线条既像是河流又像是少女的头发,手指、脚趾分布在画面的上下,构图饱满,色调单纯,力求体现出生命力的旺盛。做《万物生长》系列是源于参观华南植物园的体验。在热带雨林区的巨大温室中,各种植物蓬勃生长,顽强地显露它们原本的自然状态,人工的环境与自然的力量形成既反差又协调的景象。我被眼前这种人与自然奇特的关系深深吸引。于是做了一系列以植物为主体,人体的各部分隐入其中的作品。



《万物生长之十四》  剪纸 78.2X55.2CM 2013年



《万物生长之九》  剪纸 110x79cm 2012年


《万物生长之十二》 剪纸 109.5X79CM 2013年


《万物生长之十八》  剪纸 78.2X55.2CM 2013年



《万物生长之四》  剪纸 110x79cm 2012年


剪纸是我创作的基本语言,人体是我创作的母题,以此为出发点,运用不同的材料,变换各种形式来表达。雕塑、版画、漆画、中国画皆可为我所用,我渴望能把不同的材料种类看作表达不同感受的手段和途径。版画色调单纯,边缘清晰,具有与剪纸转换的先天条件,与平面色块的剪纸相比,它有更丰富的肌理和微妙的色彩;漆画的华丽色泽和细腻的质感最吸引我,研磨后显现出的肌理是其它材料所无法替代的;剪纸到雕塑的转换则跨度较大,从平面语言到立体语言,与剪纸通过外轮廓表现造型与体积感不同,雕塑是通过形体在空间中的穿插来表现;而画国画时,我多用撞水、撞粉的手法,深深浅浅的墨与色融合在一起,效果很悦目。




《万物生长之十一》 剪纸 110x79cm 2012年



《万物生长之十五》 剪纸 109.5X79CM 2013年


《微风》 剪纸 110x79cm 1997年


《万物生长之十》 剪纸 110x79cm 2012年


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,看着自己的想法通过各种材料经由自己的双手呈现出不同的面貌,同时又带着相似的个人印记,实在是一件有趣而快乐的事。


 






韦潞:

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,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漆画艺委会委员,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、漆画、花鸟画艺委会委员。

主要参展及获奖: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奖提名,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,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十四次新人新作展,首届全国漆画展,2015中国(厦门)漆画展优秀作品奖(收藏提名)2005中国(厦门)漆画展,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5565周年广东省美展,2012广东青年美术大展优秀奖,第二届广东省漆画展优秀奖,第三、四届广东省漆画展评委作品。

 作品收藏:广东美术馆、深圳何香凝美术馆、福建省美术馆、广州艺术博物院、厦门市美术馆、广州市国家档案馆。



 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wanhe88.com/qihuan/27322.html
(本文来自被爱人被抓整合文章:http://www.wanhe88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wanhe88.com ©2017 被爱人被抓

被爱人被抓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